百度娱乐用户登录会员登录|上海没有错失阿里巴巴,一切刚刚好

百度娱乐用户登录会员登录|上海没有错失阿里巴巴,一切刚刚好

百度娱乐用户登录会员登录,上海一定是阿里巴巴魂牵梦绕的精神领地,无论是它初创之时,还是功成名就之后,阿里都对这座城市恋恋不忘。

2018年8月16日,上海市政府、阿里巴巴和蚂蚁金服正式宣布,达成新一轮三方战略合作协议。当天,上海市委书记李强会见了阿里巴巴集团董事长马云一行,上海市市长应勇和马云共同见证了签约仪式。

今天的上海,在阿里巴巴的业务版图中已经举足轻重,至少已有9000多名阿里员工在这座城市辛勤工作,每周末有60辆幸福大巴往返沪杭之间。上海也是阿里巴巴新零售的前沿阵地,第一家盒马鲜生,第一家星巴克智慧门店都开在上海,盒马、饿了么等阿里巴巴旗下业务的总部也位于上海。就连现任ceo张勇,也是来自上海的人才。

01

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错误的迁址

熟悉阿里巴巴与上海“恋爱史”的人都知道,这一幕来之不易。故事要从18年前开始说起,早在2000年,阿里就与上海结下了不解之缘。

阿里巴巴创立于1999年3月,到年底,马云就到美国设立了国际总部,2000年年初,又到上海设立了中国总部。2000年年中,马云成为登上《福布斯》杂志的第一个中国企业家,可谓风光无限。

彼时的上海,繁荣鼎盛,花花世界,说是马云的梦中情人,毫不为过,作为一个有着远大梦想的创业公司,能够把总部搬迁到上海,马云的内心一定是澎湃的。然而,迁都上海不到一年,阿里巴巴便铩羽而归,“迁都总部”后来也被认为阿里创业以来的第一个错误。

吴晓波曾在他的书里这样写道:

“以前我曾把阿里巴巴的总部放在上海,在淮海路租了一个很大的办公室,装修得漂漂亮亮的。结果那一年的时间特别累心,招人也招不到,许多上海人问,阿里巴巴是哪里的公司?几乎没有人理我们。最后我们决定从上海撤离。先是选了北京,最后觉得还是回杭州好。”马云曾这样反思道。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一个错误?后来的分析认为,当时的阿里是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做了一件错误的事情。

为什么说是错误的时间?2000年,也就是当马云把他的总部从杭州搬到淮海路上时,正是全球互联网泡沫破灭的时刻。纳斯达克指数从5000点往下暴跌,在半年时间内跌了40%,全球互联网行业人心惶惶。这个时候,阿里把国际总部搬到风口浪尖的美国,把中国总部搬到昂贵的上海,和整个大势是相反的。

为什么说是错误的地点?2000年的上海是一个什么样的城市?两种资本在这里叱咤风云,第一是国有资本,上海曾是计划经济的堡垒,除北京之外最重要的国有经济大本营。第二是外资,上世纪90年代开始,上海取代广东成为中国对外开放的中心,是世界500强抢滩中国的门户城市。简而言之,当时的上海是一个喜欢大资本的城市,作为创业公司的阿里巴巴,在这座城市当然水土不服。

为什么说是错误的事情?阿里巴巴创业之初,有个宗旨是“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它瞄准的是中国的草根企业,而不是高大上的国企与外企。从1998年开始,中央政府允许民营企业进行自由的对外贸易,而这些数以百万计的民营制造业、外贸企业在哪里呢?主要就是在浙江、江苏和广东,而北京上海缺乏这样的土壤。所以,初创的阿里只有扎根浙江,才能与民营企业同呼吸、共命运,迁都上海本质上就是一件不接地气的事情。

02

18年后,上海与阿里都变了

然而18年过去,天时、地利、人和等客观条件都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今天的阿里早已不是当年那个阿里,今天的上海也不是当年那个上海。

对阿里来说,它已经成长为一家世界级的企业巨头,再也不是当年那个对成本敏感、在人才市场上籍籍无名的初创企业,这非常对上海的胃口。在业务线上,阿里也不再只是一个纯粹的电子商务企业,而是涵盖了电商、金融科技、云科技、人工智能等多个领域的综合科技巨头,这与上海的需求非常的匹配。

对上海来说,它也变得更加的多元和包容,再也不只是国资与外资等大资本的秀场,而日渐成为一个包罗万象、无奇不有的平台型城市。

近年来,民营企业、科技企业也在这座城市开枝散叶,涌现了一大批像携程、大众点评、饿了么、wifi万能钥匙、东方财富网、巨人网络这样活跃的本土企业。在最新一版的城市总体规划中,上海也明确提出不仅要建设全球金融中心,还要建设全球科技创新中心,上海拥抱互联网企业的“人和”因素,达到最优。

根据科技部发布的《2017中国独角兽企业发展报告》,共有164家企业上榜,其中上海占据了36个名额,仅次于北京的70,高于杭州的17、深圳的14。这表明,上海再也不是那个高度依赖外来资本的城市,其对新经济的培育能力不可小觑。

所以,当新的阿里遇上新的上海,不再会水土不服,而会相得益彰,催生奇妙的化学反应。

盘点今日之中国,真正在经济上俱备全国领导力的大概只有北京、上海、深圳三个。在城市功能上,北京是中国的首都,首都是什么?体现在经济层面,就是信息流的中心,北京占据了全国最大的舞台、最大的麦克风、最大的人才库,拥有全国最大的话语权、最大的注意力,所以北京天然是流量型企业的创业宝地。从当年的三大门户,再到百度为王的搜索引擎时代,再到今天风头正劲的头条系与o2o,流量导向的互联网企业,大多base都是在北京。

深圳虽然有腾讯,但其城市底色不是互联网,而是电子工业。相比腾讯,华为对这座城市的重要性要大得多,它从框架上塑造了这座城市的产业结构与人才体系。这里地处珠三角,拥有全国最完善的电子工业配套体系,无论是本土的华为、中兴,还是外来的富士康,包括正野蛮生长的大疆科技、柔宇科技、光启科学,都把深圳作为自己的核心基地,这都与深圳所依附的产业链环境离不开。

如果说北京是中国信息流的中心,深圳是中国电子工业的中心,那么上海又是什么呢?

和北京人崇尚“造梦”、广东人崇尚“搞掂”不同,上海人崇尚的是“买办”,相比自己做一个产品,他们对整合资源更擅长,天下物资,不论贵贱,只要到了上海,皆能成生意。所以上海人懂金融,擅投资,会交易,善于挣容易的钱。北京的创业公司往往表面风光内在亏损,而上海的创业公司正好相反,注重实利,能让投资人睡个好觉。

所以,上海本质上是一个撮合交易的中心,并由此派生出商业中心、金融中心、航运中心、贸易中心等城市功能。

正因为如此,上海是检验一个企业是否能够征战全国消费市场的试验场,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上海就成为外资消费巨头布局中国的门户城市,一个外资消费品牌如果不把总部搬到上海、在上海市场获得认可,基本上就没有机会拥有全国市场,这就是上海作为交易中心的魅力。

作为一个撮合交易的中心,上海本质上就是一个平台。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上海这个城市的功能本身,其实和阿里巴巴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阿里巴巴本质上也是一个撮合交易的平台,淘宝和天猫并不是卖货的,但它为商家和消费者提供了连接,撮合了交易。蚂蚁金服也是一个平台,它本身不是商业银行,却能为钱与人搭建一个通道,把社会闲置资金与需要用钱的企业撮合了起来。阿里的菜鸟也是平台,它自身没有一个快递员,却成功地连接了物流商和用户,撮合了交易。

阿里不需要生产很多、拥有很多,但是它可以连接很多、得到很多。上海也是这样,上海虽然是中国大的工业城市,但其工业基础设施所服务远远不止是上海。

上海的港口不只是运输上海产的货物,上海证券交易所不仅仅是为本土上市公司融资,上海的机场、领事馆、科研机构、高端服务业也不仅仅只是服务上海本土。上海的土壤不一定能够长出阿里巴巴,但阿里巴巴一定离不开上海,一定需要使用上海的资源和平台。

03

上海没有错失阿里巴巴,只不过在等一个机遇

在一定程度上我们甚至可以说,阿里巴巴就是一个互联网上的上海,而上海也可以视为一个线下的阿里巴巴,二者无时无刻不在撮合巨额的交易。2016年,阿里巴巴的零售平台就撮合了3.77万亿的成交额,略等于北上广深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和。上海作为一个全球金融与航运中心,其撮合的交易额只会更大,2017年,上海证券交易所完成的成交额是51万亿元,筹资总额7578亿元,而上海港也完成了7.5亿吨的货物吞吐量、4018万teu集装箱。

可以说,上海与阿里巴巴都是中国经济重要的组成部分,一个是中国最大的线下交易中心,一个是中国最大的线上交易中心,二者的牵手,有助于将线上、线下的交易整合到一个实体,构造出一个前所未有、史上最强的、没有敌手的超级贸易中心。

这个新型的贸易中心,将一举突破传统工商业时代的贸易体系,借助互联网的赋能,实现“线上+线下”、“农村+城市”、“国内+国外”、为一体的新型贸易体系,上海致力于打造的“新零售之都”,大抵也是这个意思。

继世博会之后,上海即将举办中国第一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也是进口博览会的永久举办地,这表明上海作为中国贸易中心的地位是国家认可与支持的。未来5年,中国将进口超过10万亿美元的商品和服务,这是一项艰巨的任务,需要世界一流的贸易平台与贸易人才作为支撑。

作为全球领先的电子商务巨头,阿里巴巴在全球拥有深厚的市场基础,以及丰富的国际贸易经验与人才储备,在贸易方面可以成为上海的得力助攻,推动上海从中国的门户城市走向全球门户城市。与此同时,有了上海这个超级舞台,阿里巴巴的产品、技术、理念也有了最好的展示橱窗与催化剂。

例如,阿里巴巴大举进攻的新零售战场,就是以上海为试验场的,被誉为新零售第一网红品牌的“盒马鲜生”首家门店就开在上海,上海也是国内最先开通“天猫超市1小时达”服务的城市,其拥有的新零售智慧门店已高达5183家,在全国无出其右者。如果没有上海的展示功能与催化功能,阿里巴巴的新零售很可能就没有今天这样高举高打的气势。要知道,在消费领域,赢得了上海市场,就等于打下了全国市场。

现在让我们来回顾上海与阿里巴巴的关系,可能会恍然大悟,上海其实没有错失过阿里巴巴,只不过没有在合适的时候遇上它。18年前的阿里巴巴,只是初创企业,它需要的是“乱拳打死老师傅”式的野蛮生长,这与上海的城市气质格格不入,太早去到巨头云集、规则明晰的上海,水土不服也就不奇怪了。

但这不是说阿里巴巴的成长就能真正脱离上海,这是因为阿里巴巴所成长的杭州,也从来都在大上海经济圈的生态系统内,如果脱离上海所构建的长三角经济区,阿里巴巴创业之初所依附的中小企业土壤、国际贸易基础设施、互联网人才、金融人才、国际化视野也就不复存在了。

阿里巴巴虽然没有成长在上海的行政区划内,但一直都在使用上海的资源和平台,阿里也向上海输出了新的人才与商业理念,二者共同成长,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正如硅谷的科技巨头虽然没有成长于纽约,却因纽约发扬光大、走向世界。纽约也无所谓错失苹果、谷歌、facebook,因为纽约与硅谷是一个利益共同体,二者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作为一个成熟城市,上海与纽约一样,更擅长的是整合资源与财富管理,今天的阿里巴巴业已走过了野蛮生长的阶段,更需要长袖善舞的资源整合与财富管理,这与上海的城市气质完全吻合。所以,阿里巴巴选择在这个时候牵手上海,可谓正当其实。

在对的时候,遇上对的人,一切刚刚好,这不能叫错失,而应该叫美遇。

(来源: 城市战争 文/ 孙不熟)

 

今日热点

特别推荐

栏目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