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娱乐体验|大洗牌 今年首批20家私募终因“异常经营”被注销

国际娱乐体验|大洗牌 今年首批20家私募终因“异常经营”被注销

国际娱乐体验,大洗牌!今年首批20家私募终因“异常经营”被注销

原创: 何思 公私风云 

第三批因异常经营而被注销的私募数量,超过了前两批之和。2月28日,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下称“协会”)公布了今年首批因在异常经营情形下,未能在书面通知发出后的3个月内提交专项法律意见书,而被注销的私募机构,共20家。

此前协会已于2018年2月初、10月底公布了两批因异常经营被注销的私募,分别有6家。如今仅时隔四个月,协会便一举注销20家,数量创新高。根据相关规定,此类被注销机构不得重新登记。

根据协会公告,“异常经营”是指:私募基金管理人及其实控人等相关人员出现严重违法违规行为、被立案调查、被列为严重失信人、被给予自律处分、多次受到投资者实名投诉等,可能影响私募基金管理人持续符合登记规定的情形。而上述问题,在此次被注销私募中均有所体现。

涉嫌多次失信

然而,不少被注销的私募也曾风光无限,比如关联了一家新三板上市企业的私募机构——深圳华盈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华盈基金”)。

华盈基金的法定代表人晁龙,也是曾在新三板上市的企业——京西创业(北京)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京西创业”)的实控人。2013年,齐鲁证券在推荐京西创业进入新三板时,分析称,京西创业自成立以来就一直专注于无纸化传真技术的研发,目前已拥有 12 项软件著作权。且2011年和2012年公司的主营业务收入分别为170.77万元和339.89万元,近两年合法经营,按时通过工商年检。

而京西创业的衰落或始于一项处罚,处罚后,晁龙退居公司后台,不再担任董事长职务。2018年2月,北京证监局发布行政处罚公告称,由于时任深圳华彩京西物联投资管理企业(普通合伙)(下称“京西物联”)创始人、京西创业董事长的晁龙,与京西物联一起超比例持有“京西创业”却未按规定披露信息,以及在限制期内买卖股票,因而责令京西物联改正违法行为并给予警告,且对京西物联处以150万元罚款,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晁龙给予警告,并处以10万元罚款。

此后又被纳入失信联合惩戒对象。根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晁龙及其所控公司华盈基金自2017年9月开始,直至2018年5月8日,共有11次被列入失信名单,此前华盈基金因合同纠纷、民间借贷纠纷等原因成为被告,但法定代表人晁龙对于法律生效文书确定的义务,如给付借款、利息,承担案件受理费、保全费等全部未履行,因而被法院给予“限制消费令”,被限制做飞机及列车软卧等。

“失信”后不久,晁龙便辞了职,京西创业似乎成了“被抛弃的孩子”,一步步走向衰败。2017年12月19日,京西创业发布公告称,因原董事长晁龙辞职,现提名徐华安为董事长。但仅3月有余,徐华安也辞了职,李刚接棒成为新任董事长。2018年10月初,因未按时提交半年报,京西创业被采取自律监管措施。一月后,仍未提交,按照相关规定,京西创业于11月5日被终止挂牌。

此外,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的还有此次被注销的私募“北京锋创财富投资基金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其还被控违规发放贷款。而上海翮银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也因“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而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为P2P“保驾护航”

去年P2P的爆雷潮,牵连了不少私募机构,湖北乾涌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乾涌投资”)便是与P2P平台关联的一家私募。

但与一般P2P平台所不同的是,乾涌投资号称通过以股权基金份额做抵押,做安全的互联网金融平台。天眼查信息显示,乾涌投资于2015年注资5000万元,成立深圳前海钱涌金融服务有限公司。

而隶属于该公司的互联网金融平台“钱涌管家”,是一家专注于服务股权质押的普惠互联网金融平台。资料显示,此举是利用自身控股股东乾涌投资旗下的基金投资者作为优质资源,启用基金质押的方式,在安全保障下吸纳外部投资者,以将互联网金融平台最担心的风险变为“保险”。

但乾涌投资多个项目面临退出难的问题。2018年7月,乾涌投资官网发布了3只基金的延期公告,延期一年。在关于“领投财富”基金延期的公告中,乾涌投资表示已竭尽全力协助企业多元化进行融资,尽快实现基金退出。而资料显示,2016年6月,该公司管理总规模为15.8亿元。

失去了乾涌投资的“保驾护航”,钱涌管家于2018年12月转换了后台。其发文表示,根据目前P2P平台现状,结合国家相关监管政策,公司将专注于平台信息服务工作和通过更高的风控标准在新的后台处理系统(借贷宝系统)给予服务。

风险早已隐现

除了个人投资者,上市公司也自曝深受“异常经营”私募之害。太阳能行业巨头“日出东方”便是上海中云案的受害者。

而该项投资却是日出东方的子公司捅出的“篓子”。2018年8月2日,日出东方太阳能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其控股子公司于2017年10月以自有资金认购了3000万元私募基金份额,但未报告给母公司。因而,日出东方发布补充公告,称由于该私募基金管理人上海中云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中云资产”),因“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立案侦查,因而公司的3000万元投资资金存在不能如期足额收回的风险。

中云资产正是此次因“异常经营”而被注销的私募之一。同时,中云集团旗下的子公司上海中闫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也在列。

而中云资产号称“专注企业家阶层,管理三代人资产”,却被投资者指控,“用一两年的时间令众多家庭财富灰飞烟灭,无论是其代销的第三方理财产品还是自己发行的产品,都出现大面积的无法兑付、资金去向不明的状况”。

除了上市公司,还存在私募机构指控私募机构的情况。此事涉及本次被注销的北京大白汇财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大白财汇”)。

大白财汇被龙树资本指控擅自变更投资标的,投资标的是顺丰的定增项目。龙树资本于2017年11月发布公告称,2016年11月,其认购了大白汇财作为基金管理人募集设立的“顺丰定增专项基金”,并支付了投资款7500万元。但大白汇财违规使用顺丰定增专项基金募集的资金,用于购买二级市场上市股票。而此前,大白财汇曾被北京证监局出具警示函,协会提醒投资者注意风险。

值得注意的是,大白财汇此前也曾被列入经营异常企业。天眼查信息显示,2016年7月26日,因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大白财汇被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列入异常经营企业,直至2017年8月17日才被移除。

促进优胜劣汰

根据协会发布的公告,截至2019年1月底,协会已将4040家未按时履行信息报送义务的私募基金管理人作为异常机构对外公示。而2018年年报显示,该数据为3202家,仅一月便增加了838家。

实际上,一家“失联”私募机构也会存在“未按时提交年度报告”等问题,那么,“失联”与“异常经营”有何区别?北京一家私募机构的总经理向《国际金融报》记者分析称:“异常经营可能会涉及到企业失信的问题,比失联要严重一点。失联很大程度上是管理人自己在行情差、经营不下去的情况下,考虑到启动注销程序比较复杂,干脆不要这个牌照了,是一种主动的放弃。而异常经营属于监管的强制叫停。被动的强制关门和主动的选择不一样。”

那么,监管着手注销“异常经营”机构有何意义?业内人士表示,强制注销“异常经营”机构会对其他私募基金管理人起到警示作用,使其更加注重专业性,加强事中监管,使得整个行业有进有出,保持活力,促进行业优胜劣汰。 

 

今日热点

特别推荐

栏目最新